您的位置:

首页> 生活都市> 我的娇妻成为调教师的后宫

我的娇妻成为调教师的后宫

            第一章 初至月球

  月星时代广场,商业街。

  做为地球的中间站,月星是银河系有名的贸易交流中心,眼前这条商业街的
繁华奢侈,不是那些二流星球可以比拟。

  「阿龟,你看这件星河牌子的大衣怎幺样?」一名明眸皓齿的绝色美女拉着
普通青年的衣袖,清脆如百灵鸟的声音让路人频频注目。

  「老婆,这件衣服是很帅气,但价格是不是太贵了……」普通男子看着妻子
手里的大衣,一脸苦笑。

  他叫张强,二十四岁,外貌一般,身高172,刚刚工作一年,身为月星物
流公司的飞艇派送员,一个月工资只有5000宇宙币。

  眼前这件星河大衣的零售价却足足30000宇宙币,让他有些望而却步!

  「哼!小气。」周采微看着丈夫肉疼的神色,有些生气,樱桃小嘴翘起老高。

  「先生,这件大衣是由月星知名服装大师托尼亲手设计,作工和用料都是一
流,您的女朋友眼光很好,这件款式很适合您这个年纪的帅哥呢!」一旁的观察
许久的高挑女导购终于找到时机插话,清秀的脸上挂着职业的甜美介绍道。

  要怪只怪周采微实在太美了,让一向自信的女导购都有些自惭形愧,迟迟不
敢上前搭话。

  「好吧,那就这件,麻烦你包起来。」张强眼见老婆生气,咬牙付款。

  「先生不先试穿一下吗?」女导购见张强雷厉风行的模样,有些不解,这件
大衣放在小康家庭都不算便宜。

  「这件衣服是买给我易峰老公的,小龟哪配得上这幺贵的衣服呀。」周采微
对着女导购一笑,而后偷偷对张强吐了吐香舌,十分调皮。

  「易峰?您说的是地球知名女奴调教师,易峰主人吗?」听到周采微的话,
女导购突然双眸一亮,满脸惊喜。

  「主人?看来你是易峰老公的忠粉,易家小女奴里的成员吧?」周采微上下
认真地打量女导购,见她五官周正,化着淡妆就有八十五分的美貌,暗自点头。

  易家小女奴,入粉标準,便是达到八十分美女标準,眼前的导购确实够格了。

  「是的,我是三年前入粉,可惜气质方便差了一点,没能通过主人的审核,
成为他的正式女奴……」女导购一脸气馁,无不遗憾地说道。

  「你好,认识一下,我叫周采微,昨天刚通过易峰老公的后宫考核,现在身
份是贵妃之一。」周采微对着女导购淡然一笑,而后偷瞄了法定丈夫张强一眼,
见他没有生气,心里微微松了一口气。

  「啊,我……贱奴沈曼,见过周主子。」沈曼说着,穿着职业短裙的曼妙身
体直接五体投地,跪在周采微身前。

  能加入易家小女奴协会的,都是易峰的狂热死粉,她们之间的等阶严格,却
又自觉遵守。

  周采微的身份是贵妃,而女导购仅仅只是数万狂粉之中的网络女奴,连见主
人一面都千难万难。

  两者地位天差地别,初次见面,自然是要行大礼的。

  「呀,别跪了,这里人多,快起来吧。」周采微见旁边有几个人神色好奇地
看着她们,一时有些害羞,连忙扶起身前的女奴。

  「谢周主子。」沈曼娇声答道,这才顺势起身。

  「曼姐,这里是公共场合,我们就以个人身份相称,你叫我小微吧。」周采
微见沈曼二十六七的年纪,比自己大上几岁,便开口说道。

  「既然您想低调一点,我叫您微姐吧,不过,您可别叫我曼姐,小奴承受不
起的,直接叫我小曼就可以了。」沈曼摆手拒绝,俏脸有些红润。

  认一个比自己还小的姐姐,她心里还是有些害羞的,但想到对方是自己的女
主人之一,最后一点矜持也不翼而飞。

  「行吧,小曼,先把这件大衣包起来吧。对了,易峰老公的尺码你知道吧?」
周采微涵养很好,接受起身份也很快。

  「当然,微姐您稍等,我有员工福利,还能给您打个折扣呢。」知道周主子
这是为主人準备的衣服,沈曼很乐意帮忙。

  「谢谢。」周采微礼貌一笑。

  两分钟后,沈曼有条不紊地结帐,打包,最后麻利地将大衣双手递给周采微。

  当然,这钱是用周采微旁边,那位像木头人一样的张先生,他的工资卡结付
的……

  而后,沈曼殷勤周到地将两人送到商场门口处,看着周采微旁边的张强,她
脸色有些犹豫。

  周采微有着一双善于观察人的眼睛,于是直接开口问道:「小曼,有什幺事
吗?」

  「微姐,您旁边这位张先生是?」沈曼抿着嘴,似乎下了很大的决心问道。

  「哦,我忘了介绍了,这个是我的法定丈夫,张强,不过,我习惯叫他的小
名,小龟。」周采微先是一楞,而后眼神揶揄地瞥了张强一眼。

  「丈夫?您已经结婚了……」沈曼娇躯一震,惊讶出声。

  虽然易峰主人的后援会女奴粉并不介意有无配偶,但主人的那些后宫佳丽,
可都是清白之身啊!

  沈曼上下打量张强一眼,见他神色窘迫,不禁有些鄙夷。这等男子,如何配
得上周主子这样的绝色!

  「那您还是……」沈曼靠近周采微的耳畔,偷偷地说了些什幺。

  一旁的张强有些好奇,但两个美女咬耳朵明显是不想让他听到,为了避嫌,
他还故作绅士后退两步。

  「我当然还是处女啦!」

  近在咫尺,周采微自然将耳边的话听的一清二楚,只是这问题让她有些脸红
心跳,所以情不自禁地大声回答出来。

  这时,周围路过的男人全部双眼一亮。

  开玩笑,周采微这等绝色,有倾城倾国之姿,走到哪里都是众人的焦点,这
幺大声响,他们怎幺会听不到?

  她还是处女,那就是没有男朋友?我还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这是商场所有男士的心声,哪怕那些旁边有女伴的男士都明显有一瞬间的走
神!

  至于为什幺那幺肯定,这是很简单的逻辑。如此绝色,要是他们的女朋友,
处女膜有钢板厚也会被他们日穿!

  只是下一刻,他们对上了一双满是杀气的眼神,立即把心里的念头掐灭。

  沈曼没想到周主子看似平稳大气,却对这个问题如此敏感,一时间,周围的
狼视目光让她十分不喜。

  周主子可是易峰主人的后宫,岂是你们这些撸SIR可以染指的?

  沈曼杏眼怒瞪,这才将那些不好情意的目光全怼了回去。

  「微姐,您现在是主人的后宫之一,以后切莫跟主人以外的男人太过亲密啊
……」沈曼真诚地对周采微说着,而后眼波一转,瞄向张强,意有所指。

  「哈哈,你放心吧,我跟小龟是纯洁的法定夫妻关系,他才没有胆子对我下
手呢!」周采微自然明白沈曼的意思,美丽的桃花眼一挑,有些嘲讽地看了张强
一眼。

  这个坏蛋要是想下手,老娘的处女穴早就变成了他的形状了,哪还能便宜其
他男人。哼,坏蛋小绿龟,笨死了!

  「小……曼姐,你放心,我不会对小……微姐做出逾矩之事的。」一边沈默
半晌的张强也顺势作出保证。

  在沈曼逼人的气势下,张强甚至连老婆这个词都不敢喊了,跟着一起叫起了
微姐。

  「你是月星居民吗,住在哪里?」沈曼看着张强,心里还是放心不下。年轻
人,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一起同居太容易擦枪走火了。

  「曼姐,我们是地球居民,这次来月星,是因为微姐通过易大哥的后宫考核,
一个星期后,将在月星正式完婚,所以,我们现在只是暂住在普通酒店里。」张
强有些怕沈曼认真起来的气场,于是把事情始末都交代了。

  「哦……那这样吧,你们在月星也人生地不熟,不如搬来我的房子一起住,
互相有个照顾。您看行吗,微姐?」沈曼摸了摸下巴沈吟片刻,而后擡头望向周
采微请求道。

  「好啊,谢谢你小曼。用小龟的工资给我老公买了这件大衣后,我还担心以
后的生活都要拮据了。不过,有你提供住宿的话,就刚好解决我们的燃眉之急了。」
周采微开心地笑着,而后嘟着嘴瞪向张强,抱怨道。

  「哼,可恶的小龟太没用了,都没办法赚更多的小钱钱让人家给老公买好点
的衣服!」

  「对不起。」张强被自己的法定老婆这般数落,也不敢反驳,道歉的同时,
他别扭地微躬下瘦弱的身子,似乎在遮掩着什幺。

  该死,现在不能勃起,不然被曼姐看到了,会以为我要被小微有不好的想法,
要克制,回去再撸!

  可是,该死,现在的小微太可爱了,从她小嘴里叫别人老公,那眼神,噢,
我快受不了了!

  张强内心一阵心里活动,都不敢再去看两女一眼,生怕抓着身下『把柄』。
好在情欲激蕩之下,他的额头有些冒汗,这才转移了两女目光。

  「小强,你没事吧?」沈曼没有察觉到张强下身的反应,只是觉得这小年青
有些气虚,这才从店走到商场几步路就成这样了?

  「唉,不管是相貌气质,身材体质,这小子都差了主人十万八千里,也不知
周主子看上这小子哪一点,居然委身下嫁,领了夫妻名分……不然以周主子的姿
色,怕是连后宫之主也有一拼之力……」小曼在心里可惜。

  「嘿嘿,小龟他的身体从小就虚,小曼你别管他。」周采微却对张强十分了
解,望着他下身那微不可察的勃起帐篷,心里的小人抑制不住地高兴,却又故意
一幅不屑的眼神。

  「就这幺喜欢我叫其他男人老公吗?哼,讨厌的小绿龟,以后人家如果被其
他男人的大肉棒征服,移情别恋了怎幺办?」这幺想着,周采微突然有些五味杂
陈。

  「微姐,我去向领导请个假,然后带你们去认个门,刚好也能让小强好好休
息一下。」沈曼不懂二人的心绪变化,她此时只想千言百计地帮自己的主人照看
好周采微的贞洁。

  「麻烦曼姐了。」张强裆内不大的肉棒还在胀着,立即心虚地客气道。

  「嗯。」沈曼却没有看他一眼,用鼻腔应了一声。

  这种吊丝,根本不入沈曼的法眼,如果不是因为周采微在其中的关系,她连
应答都嫌费劲。

  随后,沈曼便去跟领导请假。不一会,三人便再次相聚,在商场外打了一辆
飞艇的士,直飞沈曼住所。

  「哇,小曼,你家住别墅的啊?」望着眼里富丽堂皇的独幢别墅,张采微惊
讶地小嘴微张,十分可爱。

  「是的微姐,我母亲是星河服装的股东,所以我本人毕业后也就在分店历练,
这所独栋别墅其实是我母亲名下。」沈曼稍微解释了一句。

  「小主,您今天这幺早下班呀?」就在这时,别墅大门敞开,有两名穿着女
僕装的短发美女跪地迎接,黑色短裙下,露出的雪白双腿差点亮瞎张强狗眼。

  最重要的是,这两名女僕居然是双胞胎。除了发色和瞳色不同,分别是蓝和
粉之外,其它地方,简直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

  双倍的丰腴大腿,等于双倍的快乐啊!

  「恩,今天有客人……对了,认识一下,这位是林采微女士,是我的……主
母,你们对她要比我更尊敬才行。」沈曼脑袋微垂,似乎有些难为情,毕竟在僕
人面前介绍自己的主子,心理有落差是难免的。

  「主母,您好。」双胞胎女僕倒是很有职业素养,虽然惊异于周采微的身份
和容貌,却很快恢複常态,恭敬地以额头触地,行了一记大礼。

  「免礼免礼,两位美女姐姐快起来吧。」周采微连忙将两个女僕扶起。

  沈曼是自己易峰老公的女奴粉,她还能堂而皇之地受她大礼参拜。可面前的
两个僕人却与她没有直接关系,磕头就有些过了。

  「主母您不要客气,我是姐姐拉奴(我是妹妹蕾奴)。我们姐妹是契约卖身
奴,生命归属于主人一家,您是小主的主母,那便是我们的主母,可以对我们下
任何命令的。」双胞胎女僕异口同时地说道,不同的音色奇异和谐地叠加一起,
十分悦耳。

  「好……好吧……」周采微一天之中认了三个女奴,脑子有些晕乎乎的,此
时她心里不禁对还没有现实见过面的易峰老公有些好奇。

  这是怎样的一个男人,居然让沈曼这种天之骄女心甘情愿地伏身为奴,甚至
落选后正式女奴的考核后还不死心。

  是的,她与易峰并没有见过面,后宫考核只是单方面的网络视频,两者还没
有过交流。

  「这位是张强,顺便在这里住一段时间。」介绍周采微身边的张强时,沈曼
就随意许多,尤其是『顺便』这两个字,念得很重。

  双胞胎善于察颜观色,自然明白小主意思。两人站定后,便向张强躬身一礼,
算是打过招呼。

  「两位姐姐好。」张强摸着后脑勺,『嘿嘿』傻笑。

  面对秀色可餐的双胞胎美女,他倒没觉得这种差别对待有什幺不妥。

  毕竟他只是普通家庭的平凡男人,如果没有娶到身边这位惊艳的老婆,根本
就不会与这种双胞胎美女有接触机会。

  周采微看着丈夫张强脸上羞涩的笑容,明眸一闪,俏脸若有所思。

  就这样寒暄过后,双胞胎便领着一行人进入别墅内部。

  穿过明亮豪华的大厅,沈曼在一楼安排了一间客房给张强,招呼他好好休息,
便带着突然有些生闷气的周采微上了二楼主卧。

  二楼主卧装修更加奢华,调高平层,200平超大空间,落地窗前,两道玲
珑的娇躯相对而立,美好动人。

  「小曼,你花了这幺大的心思把我带到这幢豪华别墅,恐怕不仅仅因为我是
你主母吧?有什幺事,就直说吧……」两人独处时,周采微再也没有面对张强时,
偶尔露出娇憨天直的神态,她眉眼一肃,颇有凤仪。

  沈曼俏脸一楞,似乎没想到周采微这幺直接了断。半晌,她一咬牙,直接跪
倒在地:「周主子,我想成为您的贵妃专属女奴,希望您成全。」

  「哦?贵妃专属女奴是什幺意思?」周采微好奇道。

  「是这样的,主人的每位贵妃都可以在女奴后援会里挑选两名女奴,作为专
属陪嫁,一同在主人家生活……」沈曼知道面前的周主子似乎不太了解主人定下
的规矩,于是开口解释。

  「所以,你是想通过我的关系,变相成为我老公的女奴?你还真够癡情的
……」周采微一脸感叹。

  「周主子,曼奴万万不敢觊觎主人垂怜,只要能远远看着主人,便已知足。」
沈曼说完,螓首顿地,磕地十分虔诚。

  「行了小曼姐,我答应你了,快起来吧。」周采微有些崩不住了,一笑生花,
扶起身下的癡心女奴。

  为了爱人不顾一切,自己又何尝不是如此呢,周采微心里有一些惺惺相惜。

  「谢谢周主……不是,是谢谢主人,谢谢主人……」沈曼鼻头一酸,杏眼含
泪。

  多年的夙愿就要达成,她忍不住再次跪伏在周采微身前,心甘情愿地大礼参
拜。

  唯一可惜的是,以后她身为专属女奴,便只能称周采微为主人,而原主人易
峰,只能敬称主公。

  两人一番拉扯,而后相视良久,突然一笑。

  「小曼姐,你为什幺这幺喜欢易峰老公啊?」经过刚才这一出戏,两人的关
系无形间亲密了许多,周采微的话题也一下子深入了很多。

  「小,小微……」沈曼看着面前绝美的女孩,犹豫了下,还是叫了名字。

  这可能是两人之间的最后一次以小姐妹的形式交心了,因为明天办了正式认
主仪式后,她在易家女奴花名册上的信息就会变更,此后两者就是主奴的关系,
再也不能乱了尊卑。

  「这个故事很长,我就长话短说……曾经有一个小女孩从小到大没有父亲,
她心里一直好奇自己的身世。但是无论她怎幺吵闹,母亲都闭口不答。」

  「后来,小女孩慢慢长大,成了亭亭玉立的少女,寻找父亲的执念已经淡忘,
结果她突然在网络里迷上了一个偶像,一名世界级的知名调教师。女孩沈迷于他
俊朗的容貌和儒雅的气质一发不可收拾,结果被她母亲发现了,那一天,母亲大
发雷霆,骂女孩是狐貍精,是骚货。女孩子被打得伤痕累累,最后母女两相拥哭
泣……」

  「第二天,女孩得到了一个惊天秘密。原来,她喜欢的偶像,就是她寻找多
年的亲生父亲。她的母亲,在父亲十八岁时,就是父亲的第一批女奴,因为受训
中意外怀孕,父亲要求打胎,母亲爱慕父亲却坚持要为他生产,主奴关系破裂,
父亲命人仗打母亲三十大板后,开除奴藉抛弃了……

  「就这样,女孩得知真相后,不仅没有痛恨父亲的所作所为,居然更加沈迷
进调教师的世界,她开始幻想,自己有一天也成为父亲的女奴,跟母亲当年一样,
接受父亲的调教淩辱……可惜,她海选落败了,因为她的父亲,已经不是当年那
个名不经传的小调教师。名传天下后,父亲优质的女奴粉丝太多了,多到连她这
个亲身女儿都没办法脱颖而出……」

  随着沈曼的娓娓道来,周采微也明白了一个女孩的心路历程,很显然,这个
女孩就是她。

  从渴望父爱,到沈迷于男性权威,最后阴差阳错,迷上了自己父亲。真是有
情皆孽,可悲可叹!

  「小曼姐,这幺说来,我易峰老公都要五十岁了吧?为什幺看上去才三十出
头的样子……」周采微恍然回神,想起网络上的那张脸,有些不可思议。

  「这有什幺好奇怪的,我父亲是宇宙基因魔方的股东,每年都有基因药剂的
配额,寿命长达二百岁,五十岁还是青壮时期呢!」沈曼一脸骄傲。

  「这也太厉害了吧,宇宙基因魔方在银河系都是五百强的大公司,没想到老
公居然有股份……」周采微漂亮的桃花眼睁大,一脸不可思议。

  「嘿嘿,那是!对了……小微,你跟张强是怎幺认识的,为什幺会跟他结婚
啊?」放开束缚后,沈曼属于正常女人的八卦心又上来了。

  「哼,不告诉你!」

  「小微妹妹,你跟我说说嘛,我连恋父的事情都告诉你了……」沈曼摇着周
采微的手臂,一阵腻歪。

  「哼,说起来,我是你父亲的后宫之一,所以,也是你的后妈!你一个小孩
子家家,怎幺可以八卦大人的事情呢!不乖!」说完,周采微翻手朝着沈曼的翘
臀重重拍下,还没有褪下的职业紧身长裤顿时翻起一阵臀浪,十分诱人。

  「啊,好痛!坏小微,就知道用身份压我,明明我比你要大三岁呢!」这一
下很痛,打得沈曼杏眼含泪,泫泫欲泣。

  「哈哈,大三岁又怎幺样,明天认主后,你就是我的女奴了,要杀要剐还不
是在我一念之间……」周采微冷笑一声,居高临下地看着地上撒泼的沈曼。

  「对不起主人,曼奴不敢了!」沈曼登时感觉周围的空气都要凝滞,浑身一
个激灵,直接摆好跪姿,对着周采微磕了一个响头。

  身为主人,有一百种方法可以玩死女奴,她还想长伴父亲身边,可不想英年
早逝。

  「噗!小曼姐你太逗了。堂堂一个千金大小姐,下跪磕头的姿势真是熟练
……不会是跟你家两个女奴学得吧,哈哈……」周采微俏脸随即如冰山消融,嘴
角翘起,看着跪伏的沈曼,一脸揶揄。

  「好个小微微,居然敢耍姐姐,找打。」沈曼哪里还不知道自己被戏弄了,
脸上羞怒,同时心里一阵无力。

  这个小魔女太腹黑了,占着主人的身份优势,她以后的日子估计要不好过了!
刚才猛然这一吓,她的屁都差点崩出来了。

  不过,今天好歹能以姐妹的身份度过一天,可不能这幺简单放过她。

  想到这里,沈曼嗷喔一声将周采微扑倒在宽大柔软的大床上。

  一时间,两女的笑声不断,肆意地挥洒着短暂且没有隔阂的姐妹情。